桔子

弃我惜时笔,著我战时襟。

我好像还没剪过完整的孟虞,一直觉得小瘸子夹在虞大少和老妖中间好苦啊,明明烦啦才是最早见到虞美人的人。ps:音频部分没怎么处理好……

海军棋的友谊

       年轻时的蒙巴顿路过一幢被不见光的房子,里面有一位孕妇在生产,蒙巴顿一直称那里为“密室”。母亲知晓后与父亲决裂。成年后有人告诉他,只有怀孕的情妇会被关在不见光房子里。他没能继承父亲的姓氏,只好随母姓。每次学院放假的时候,同学们都会讨论他在哪个亲戚家生活。女王与他结合时短暂的温存,曾让他体验过一丝幸福。但注定了他们的孩子也要随母姓,没有人教他“女王的丈夫”应该做些什么。渐渐地,他通过冷漠、没有起伏的语气掩盖住了自己的善良。

       蒙巴顿亲王与托里斯蒙多教皇的结识源于一场令多数贵族沉迷的游戏。那时的托里斯蒙多刚刚看上泰尼毕茨尔这片贫瘠的土地,决定在这里安身立命。当年教皇身边还常常有一位年轻、富有信仰的追随者叫圣罗曼。他们大战了两天,直到黎明时分,才“杀”出个胜负。亲王冷嘲热讽惯了的嘴一时想不出很好的称赞,托里斯蒙多顺势的解围道是“主”将他引向了胜利。因为亲王恭敬虔诚的服务,托里斯蒙多在这里消耗了两天的时光。他们之间建立了亲切的关系,至少蒙巴顿是这么认为的。

       托里斯蒙多对教义的虔诚,蒙巴顿是笃信的,因为亲王时常听教皇在他耳边说,他情愿代替罪无可恕的塔芙苔丝魔王长出魔角受罪,如果他能拥有一对魔角的能力就不会发动可怕的世界大战了。每当这时蒙巴顿都会做一件失礼的事——不恭敬的称他为“埃莫”。

“敬爱的埃莫,你头上的永远都是代表圣徒的鱼嘴帽,绝不会长出这种邪恶的东西……而我将永远跟随你的脚步。 这里有一样圣物奉于您……”

       于是,托里斯蒙多戴上了象征权力的渔夫指环,真正开始了泰尼毕茨尔大陆的统治生活。


ps:教皇上位记,和教皇暧昧过的那些人

黑猫警长和孟三原本是不同的阵营,所以分开了,一心想实业救国的孟三不惜牺牲性命,黑猫警长被感动了回去找他。两个人都想对方好好活着,把悲伤留给自己。多年后,黑猫警长收到孟三的信,他们又重聚了。

ps:中间穿插龙虞

年轻的神父(1)

       泰尼毕茨尔大陆的生活对于帕迪来说还是不太适应,所以他前去找年轻的阿门塔神父解惑。这位来自德勒纳斯的神父对过往闭口不谈,人们不知道他姓氏,甚至不确定这是否是他的真实名字。托里斯蒙多很给面子的让他住在临海而建的山间别墅,周围是圣洁的白色铃兰,他对这里十分满意,每天欣然的等待来客。

       当生活渐渐安逸时,便会生出许多安逸的活法。漂泊半生而又魅力不减的刀客对于爱情还有许多不解。神父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陌生,他倒不像红衣主教一样刻板,将单调的弥撒调子反复吟唱。他讲起了多少年前,一个叫非斯的小镇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事……

       刚刚回到乡下的是圣罗曼和他的老管家,父亲去世后,他便带着钱回乡里建房子。下午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老管家还在开垦刚刚种植的香橙花和白色铃兰。成年的圣罗曼躲到祖母结婚时的废弃马车里睡觉,上面锈迹斑斑,失去了华丽的罗幕。它不再像多年前一样庄重、美丽,但村里的孩子们还是会时常坐到里面玩,这能使他们像大人一样,变得有身份。非斯的村民们,还保持着中午才起的习惯,所以女人们的皮肤依旧光鲜,因此圣罗曼没有被老管家低沉、迟缓的声音唤起,而是姑娘身上的薰衣草香,让他睁开了好看的眼睛。他自信足有魅力吸引她。可惜安赫拉姑娘径直走向了教堂(今天主教大人肯屈尊降贵,来教堂画十字了)。安赫拉家没有上台面的贡品,所以小姑娘征得圣罗曼家的老管家同意后,摘了一束薰衣草想要献给主教。

       圣罗曼突然对乡间的生活充满向往,美丽虔诚的妻子,一辆更加豪华的马车,遍是鲜花的园子。对了,还有一栋临海而建的山间别墅……

“老先生,当我醒来的时候,请提醒我,我要娶她。”

“谁?安赫拉姑娘?”

“哦,多好听的名字!”愿和你在梦中相见。

 


待开垦地区的游访(上)

       伯郁岛的背脊重现海上,他像只不时漂浮海面的老龟,很不讨喜的又出现了。希里世界多了片无人区,他现在需要一个统治者了……

       塔菲苔丝认为,这个时代的魔王血统已经不纯正了,世界上存在许多半吊子。而伯郁岛上的那位确是实实在在的,塔菲苔丝魔王的哥哥——科威尔魔王。他一觉睡到了大战结束,自己从棺椁中爬了出来。黑色头发没能遮住紫红色的眼睛,吓坏了附近的土拨鼠。于是将这只精灵当做宠物,从此相依为命。他喜欢用自己稀絮的胡子轻轻摩挲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所以这个可怜的小家伙真的可怜啊!岛上的物种丰富,他甚至能配出一种药剂,使处在坚硬季节的龙皮软化,尽管龙已经绝种了。科威尔始终没有顾客,他盼望着一笔收入。

       这天,岛上来了客人。正在开荒的魔王停下了进度。

“久违了,半吊子。”

“哦,亲爱的科威尔,别像塔菲一样生厌。”教皇托里斯蒙多乘风而来,载着不明的生物,他们幻化做了教皇身后的羽毛,失去了奇光异彩,久久不能落地。托里斯蒙多亲切和善的看着“哥哥”。

“是弗朗西斯,他们竟然没有绝种。不过,被你一次用了……一、二、三……二十四只,这回大概绝种了。”科威尔不无惋惜的说道。

“其实还没有。”托里斯蒙多答道。

“容我称你一声‘埃莫’,你刚刚说什么?”

“我是指这里还有两只,”亮了亮匣子中的弗朗西斯的翎毛。

“什么?”

“他们并不具备生育能力,所以请你务必治好他们。”

“什么?”沉闷了太久的科威尔一天经受了太多刺激,一时想不出什么好的答句。

代表“主”回答问题“完美包括完整,教皇需要完美的出行。”

“你们教会真奢侈!”

托里斯蒙多无奈的撇了撇嘴。

       好了,到了商量价格的时间了。教皇发现之前自己亲切的语气,还是没能让他躲过这一劫。“科威尔,我们的关系竟然变得如此廉价!”托里斯蒙多带着斥责的语气。“亲爱的埃莫,饥饿、贫穷是上下乏力,而且我不修边幅的样子会吓到岛上的生物的。咱们可以再商议。”科威尔习惯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老东西还是像以前一样精明……

“你讨债的?!”教皇质问着眼前的开荒魔王。

“我要饭的。”科威尔无所谓的回答道。


ps:夭寿啦!穷鬼教皇要和开荒老农合伙做生意啦!

栖居地和“她”的移民

       经历什么才能大彻大悟?帕德里克抢走了女巫的小宠物,而后留下了正面的样貌,裁缝做了个相似的布娃娃……他成了被诅咒的人。

       我们简称他为帕迪,他出生时,母亲第一次在这间“牛棚”露出笑容。母亲与父亲属于不同的家族、信仰和等级。由于羞愧和自卑,移民的父亲常年通过劳作和祈祷代替夫妻间的密语和亲吻。直到其中一方去世,才治好了冷漠待人的毛病。

       其实这个马匪年轻时比现在有魅力多了,尤其是那一头青黑色,透着光亮,就像华丽的波西米亚玻璃器皿。我们礼貌而不失尊重的称他为“刀客”。在身负诅咒以后,他放弃了更容易让自己扬名立万的"放逐极地",而是选择这片大陆,帕迪并不富于信仰,他只是找了个顺眼的栖息所。尽管如此,托里斯蒙多(教皇)还是收留了他,并给了他一份教员的职务。托里斯蒙多第一眼就被这个异教徒的青黑色长发和忧郁眼神迷死了!琴女对此表示疑问,“为什么这么做?”英明慈善的教皇需要的是无条件的信奉而不是质疑,他声称“主”给予他的信仰便是去相信和接受,这也是教会的职责。

琴女:“那么快去感化这位愚蠢的维吉尔①吧!我将为您演奏。”

教皇:“你仿佛在刻意逗我笑,安。你今天的话真多。丽贝卡爵士就比你好多了。”

女爵:“下体至上,我只忠于情欲。”女爵向帕迪离开的方向望去。

教皇:“真是可怕,我身边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信奉托里斯蒙多………”


①愚蠢的维吉尔:表示“阴间的丈夫”,这里琴女是在嘲讽半吊子教皇,像个寡妇一样,对待刀客异常热情。


放假了,嗨起来!

【高甜】本来想做5分钟来着,剪成了3分钟不到

丧心病狂的性转群像。ps:封面好美啊!

第一幕:用咏春的方式打开龙孟虞。小瘸子在拾掇花,吸引虞大小姐。结果计划被龙妖破坏了,小瘸子气急败坏。

第二幕:团师虐我千百遍,我待团师如初恋。

第三幕:拿咸鱼跟我都不换

第四幕:?

歌词随想的梗,抛出去就收不回来了。所以做成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