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

团师,队狼

【贱狼】赖大鼓子和他家的性感毛绒人(4)(完结)

*死侍X金刚狼

*前三章(1) (2) (3)   video

Logan独自走在北极的冰川上,没错,又是他。

Logan不记得上次来极地寻找凤凰之力是什么时候了,他对时间一向没有什么概念,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但重点是…重点是他那次很糗。

 

Logan认为这种愚蠢的技法不会再有人用第二次,就像现在,他灵敏的鼻子比眼睛更早发现了可口的东西——一罐瑞格冰酒(Emm,绝对低于零下8℃,保存的很好)。

似曾他妈的相识,“嗯哼,Hope总不会用一罐酒引诱我两次。”说着手伸向了罐子。

好吧,用这种方法引诱一个酒鬼兼烟棍确实不太地道。

 

“真不地道。”Logan背着一件大概一千五百磅重的北极熊外套,在冰川上徐行,他试图抖了抖身子,没能把“外套”甩下来,这就是一罐冰酒的代价。

 

他还来不及对这只北极熊说,hey,老兄,上一个趴在我身上的熊下场怎样……

“小狼狼!”死侍已经贴在Logan身上了。好吧,这次钓狼的不是Hope,而是从南极兜了一圈回来的死侍(恶灵战车就是快)。

 

“遇见你我才发现,他娘的生活真是妙极了。”Logan无奈的灌了口酒,他甚至不想把黏在身上的死侍撕开。

“你都不知道我这些天经历了什么,Logan。我就像跟萨满巫师喝了死藤水一样,脑子一团浆糊(另一个Wade:你的脑子本来就一团浆糊)。想想还是该感谢地狱领主,让我们在冰雪中抱紧彼此,等等,再一想,甭谢他了。我竟然一度以为自己是条水虎鱼,而不是毛毛男家的赖大鼓子!”

“听起来你确实像是受了某种不明的诅咒,听着Wade,我想跟你好好谈谈,你知道现在地球上有多少家伙想把你分尸吗?Wade!你有认真听吗?”Logan表现的尽量温和,连他的暴脾气貌似也离家出走了。

 

“天呐!你是斯库鲁人假扮的小狼人吗?!把我粗俗无礼的金刚狼还回来。”

死侍试探性的一只手抚上金刚狼的胸肌,另一只手拍向金刚狼毛发旺盛的下巴,不时发出令人误解的“啪啪”的声音,仿佛一个朋克歌手在用行动发骚,只要你叫床叫地足够响,连一言不发的生活都会变得响亮。

Logan对死侍愚蠢的做法翻了个白眼(这感觉就像当年在weapon X一样)

“你自找的。”

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金刚狼,Logan粗暴的削去了死侍的脑袋。

 

Oh,谈话愉快。

 

————————————分割线——————————————

 

Logan带上行李走出泽维尔学院的时候,

Hank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看来我们的狼教授又要离家出走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Hank.”

“为了赶上你的不告而别。”

 

————————————分割线——————————————

 

死侍现在想想还是很感动呢!金刚狼竟然愿意和自己一起逃命。

 

西部五号公路,Logan驾驶着恶灵战车。Wade横坐在车上,娇俏的搂过Logan的腰肢,然后腾出一只手从Kitty包里抽出一根为Logan准备的雪茄,然后一如既往跟Logan扯了10分钟的淡。(X教授不止一次威胁Logan把他脑成6岁的小姑娘,因为泽维尔学院禁止雪茄,所以每次Logan前往Wade的秘密基地都要做些不为人知的交易。)

“你还要废话到什么时候。”每当金刚狼自认为能承受死侍的嘴炮的时候,都会遭到新一轮的B-29式轰炸,逃都逃不掉。

“这可是好雪茄,要先通风懂不懂。”说着提起面罩,露出下半张赖大鼓子脸。

接着,

Wade帮Logan咬掉烟屁股,然后对着吹了口气,看看有没有点着,先小小的吸上一口,然后递到Logan嘴边(小狼狼嘴里有我的味道)。Logan叼了一会儿,夹在手上,继续单手飙车。

“从此,赖大鼓子和毛绒人过上了幸福放荡的生活……”(小声bb)

“什么?”Logan抽雪茄的手停滞住了。

“我说,我再也不用对着休·杰克曼的性感杂志自撸了……”

 

 

 

 


【贱狼】赖大鼓子和他家的性感毛绒人(3)

*死侍X金刚狼             

*前两章(1)   (2)   (4)    video

死侍希望今天的出租车司机依然是个好人。他带了一整包的弹药坐在后座,当然,少不了休·杰克曼的性感杂志。前往斯塔克大厦的路上,他忍不住放下Kitty包,钻到副驾驶和司机唠起了嗑……

 

斯塔克大厦中,

Tony已经为死侍的事情焦头烂额了,或许他真的应该去请教一下那位全知全能的至尊法师——奇异博士。这已经超过了Tony的学术范畴,毕竟,即使他再不愿意承认,魔法这玩意有时候真的很难用科学解释……

 

死侍摸了摸臀,他想和斯塔克大厦的玻璃来场充满快感的摩擦,而他的臀部确实这么做了。

 

“Hi,准备好了吗?如你们所想的那样,我又丢了一款十分顺眼的Hello Kitty包(以及里面的武器)。但那又怎样,没有什么是双刀和12发子弹不能解决的。 Oh,跟三个复仇者互干(fu*k),比我和Logan玩互砍脑袋还刺激。Emm…wait,仔细想想,还是跟三个金刚狼4p更刺激些!”

 

“不,是四个复仇者。”奇异博士出现的十分即时。

“利用悬戒确实能快速的把我从圣殿传送过来,不过要等你废完一句话的工夫,我走路也能到斯塔克大厦了。你这个…面罩人。(这家伙可真TM像蜘蛛侠)”

 

墨菲斯托果然还是更擅长攫取灵魂,作为地狱领主他并不能像X教授那样有效的进行精神控制 。而死侍的精神力恰好混乱到X教授都脑不了他。唯一令Wade困扰的是,他的脑子里原本就有另一个不太讨喜的Wade和他吵架,现在又来了第三个。如果奇异博士也不能做到剔除第三个Wade的话,那么死侍只好打破“第四面墙”,向屏幕前的观众老爷们求助了(敲屏“Hey! Somebody help?”)。

 

不过,事情还没有复杂到至尊法师都不能解决的地步。

“给你下咒的人真业余!”说罢甩出悬浮斗篷,给他来了个维山蒂魔阵。

“以霍戈斯上古之躯,奥姝图远古之名,阿戈摩托倾听吾辈‘什么样的白日梦,能让一条身患癌症的水虎鱼心生敬畏呢?’”是的,这个诅咒业余到把咒语重复一遍就解除了。

 

死侍,醒了。

 

————————分割线————————

 

死侍自斯塔克大厦消失,但没有从纽约绝迹。这些天他杀了许多在地球犯罪的地球人以及非地球人。

一辆面包车在曼哈顿上城行驶着,死侍想起了被他杀死的蜘蛛侠,这家伙有一张帅气的基佬脸,同时,也是他杀的最后一个超级英雄。

他想起Peter流了很多血……

“这种事真可啪,Logan,是不是你干的?①”Wade在那儿小声嘀咕着,好像在和Logan说悄悄话。但是小狼人不在美洲,也没回老家加拿大。小狼人去了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好像还是一个搞死可爱的Wade的任务。所以死侍要加紧时间了,他还要钓狼呢!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死侍的面包车和地狱领主的恶灵战车并驾齐驱。地狱之火覆盖在这位恶灵骑士全身,没有血肉包裹的骨架喷发出的烈焰随地狱领主的意志灼烧,殃及了死侍的面包车。

“fu*k,我还要用它蜜月!”死侍急忙扑在车上救火,“没身材的小骷髅,身上一处撸点都没有。”

墨菲斯托接受不了这样的评价,他一向自负且自恋。只要穿上衣服,人形态下的他身材会比自己的宿主还要好。在把死侍分|尸之前,他要秀一把身材。

“唉,无论是超级英雄还是超级反派都逃不过‘超级’的算计,而我就是超级。”在这时死侍抽刀刺向墨菲斯托。

“墨菲斯托是不灭不死的,你不知道吗?”

“只在恶灵形态下而已。”

你的弱点,我在Google上查过了。貌似在一个很酷炫的漫画叫做《死侍屠杀漫威宇宙》里我就干掉过你了。

“别担心,就像蚊子叮一样轻。”说罢砍了墨菲斯托的头,地狱深处之火散去,也许是回到了地狱,也许是去寻找新的宿主了。

“Farewell,小骷髅。”

·

·

·

Wait,他好像漏了一样东西。

【原路折返】Wade仿佛在用爱抚服装店人形模特的手势,感受着恶灵战车的魅力。

“啊哈,赢者得车。这样酷炫的战车,才能勉为其难的赔清我的面包车老伙计的价钱。”

Wade捞走了著名的恶灵战车,这样一辆据说可以把地球当赛车道的大名鼎鼎的恶灵战车。他相信恶灵战车的速度,能赶在小狼人完成任务之前。

 

PS:①漫画宇宙中,金刚狼曾屠杀屠杀漫威宇宙。死侍由于能够突破次元壁,知道一切剧情。所以暗戳戳觉得只有狼叔才会干屠杀漫威英雄的事情。

 

 

 

 

 

【贱狼】赖大鼓子和他家的性感毛绒人(2)

       尽管金刚狼和死侍以前都替Weapon X做事,但自始至终Logan对Wade的俏皮性格都非常感冒,两人离开Weapon X多年后还是阴差阳错聚在了一块。老狼这些年总是因为这样那样莫名的原因丢失记忆,这让他想不起老朋友,处不来新朋友。说实在,当Logan在地狱火俱乐部喝酒再次见到“似曾相识”的死侍时第一感觉竟然是起了生理反应,这种诡异荒唐的熟稔可不太对劲。(毕竟,Logan自认活了两百多年都不可能饥渴到和这只赖大鼓子模样的男人搞过。)况且无论是X战警还是复仇者联盟都不大待见死侍,如果你告诉这家伙,他一定会贱兮兮的问你“待见?什么是待见?”(我死侍压根不认识“待见”这个词)

       对了,提到复仇者联盟,前些日子金刚狼去复仇者大厦接任务,刚见到美国队长,就和他“友好”的振金盾牌来了个亲密拥抱,紧实地嵌在了墙上。Logan迅速自愈后挑了挑眉,毫无悬念地还击了回去,但他本能的没有伸出爪子。这场扭打最终在黑寡妇的制止下平息了,Logan要好好的看看这位美国队长和美艳的黑寡妇,想填补记忆中空白的部分。①

       而队长只告诉Logan,他们很久以前是朋友。

“抱歉?(老狼试探性的问)‘很久以前’是多久?”

“七十年前那种。”Natasha替队长回答了这个问题。

        Logan撇了撇嘴,什么也没说……

 

       死侍的雇佣兵生涯好像已经不需要中介了,因为总有地球上的或非地球上的生物主动找上他做生意。就像此时,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和小狼人心有灵犀,刚刚和Logan用完晚餐各自行动,地狱领主墨菲斯托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哈,小狼人绝对喜欢你的摩托。啧啧,炫目的移动,如果它属于我们家性感毛绒人的话,一定能和我的腰带组成黄金搭档!整个地球就是我们的赛车场。”(死侍十分冒犯地戳了戳墨菲斯托的恶灵战车)

“你这身行头比你的碎嘴更让人讨厌,死侍。这会让我联想到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虫子。”没错,就是死侍的超凡好朋友——蜘蛛侠。

“说实在的,蜘蛛侠抄袭我的造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辛亏还有你这样不瞎的能分辨出来。好了,现在我吃掉你的对话框了,直接开战吧,全身冒火的小骷髅~”

“……”地狱领主竟然真的鬼使神差的噎住了,当然,也许他是真的无语。

“直入正题吧,我要雇佣你杀个人,死侍。这个人你很熟悉,也一定能找到,就是你刚刚提到的纽约好邻居——蜘蛛侠。”

“Exo  me?这听起来既冲突又狗血,我们的好好蜘蛛侠做错了什么?这要求听起来简直比金刚狼血虐万磁王还不合理,又想来灵魂契约的鬼把戏嘛?”

“事实上,我并没有索取过蜘蛛侠的灵魂,我只是和他做了个小生意,进行了一场亲情与爱情二择一的游戏,只是中途出了点小差错。他既没失去爱人,也没失去亲人,所以我雇佣你杀了他,让他的爱人和亲人都失去他,就这样。”

“oh,听起来真复杂,再见。”

另一个死侍:等等,你忘了要抓他回去见复仇者

真是没有一点敬畏之心!那么“什么样的白日梦,能让一条身患癌症的水虎鱼心生敬畏呢?”来自地狱领主的诅咒,他选中了一个永生的人作为杀戮机器。

“所以现在真的既有冲突,又有狗血了Ho—o—o—o—ly    shit!”(死侍被洗脑前最后一句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现在单独外出行动的超级英雄遇害几率很高,双刀和枪械,这样明显的手法很难让人联想到其他人。Peter还是按捺不住去找了死侍,他想和Wade当面对峙。

“Wade,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要找你的原因,但这次我不打算先动手揍你。毕竟以前我们也出现过这样的误会,我不想再把你错当成凶手,所以我想听听你的解释,你能明白?”今天的死侍一阵陌生,虽然从表面上看也是一副精神紊乱的样子。

“可怜的小蜘蛛,这次你竟然错失了先机。可惜今天,我是你的…”(噗呲,是刀锋划破战衣,刺进肉里的声音)“超凡坏朋友。”拭去刀尖上的血迹,这是死侍对于自己杀死蜘蛛侠的解释。

Wade觉得自己的脑子又进了第三个死侍,原本那个就够烦的了,真TM糟糕。于是他给了脑袋一枪(嘭),这样会舒服些。

过了半晌,他从地上爬起来。

“儿子解决了,现在该去找爸爸了。”

纽约市曼哈顿东部,复仇者大厦中,X战警的初代成员Hank博士正在和复仇者联盟的钢铁侠Tony和Banner博士聊天,而几位科学家讨论的东西是………玄学。

PS:①漫威主线漫画早期设定,金刚狼在二战期间的行动中和队长一起在远东,从纳\粹手中救出过娜塔莎•罗曼诺娃,也就是后来的黑寡妇。后来在欧洲战场上队长和狼叔产生了误会,两人打了一架,那时狼叔就没有伸爪子。

【贱狼】赖大鼓子和他家的性感毛绒人(1)

*【死侍X金刚狼】

*灵感来源漫画:死侍屠杀漫威宇宙

       舍费尔剧院,死侍的秘密基地中,地瓜粉伴着墨西哥风味莎莎酱的房间飘逸着酸辣味,难以掩盖。此时Wade和Logan正在享用着鸡肉卷,今天的莎莎酱在荷叶饼包裹中显得出彩诱人,因为墨西哥小辣椒和蒜一起被打成了糊,更像发红发白的鳄梨酱。

“oh,每次吃这家的鸡肉卷,我都会联想到自己的脸,我现在好像在啃自己的脸。Wait,这真是个好主意!不如尝尝死侍的小脸吧,狼狼。”

“WeaponX怎么没把你的嘴缝严实些。”①Logan放下手中鸡肉卷,打算抽口雪茄缓缓。同样身为X战警的编外人员,Logan的任务总是异常繁重,或者说他勇于承担一切。小队长Scott的命令总归对Logan无效,因为他是我行我素的金刚狼。年轻的队长再强的控制欲和骄傲,也抵不过老狼两百岁的孤勇。

       终于Logan接受复仇者联盟的邀请,协助寻找地狱领主——墨菲斯托。据说他差点攫走了蜘蛛侠的灵魂,也不知道Peter是否安然无恙了。

       镭射眼scott有金刚狼羡慕不来的摩托车,但这并不影响Logan使用它,不是吗?就像现在,Logan再次霸占着Scott的摩托车(上次给摩托加油的也是Logan),以最高速驶向舍费尔剧院,这是Logan喜欢的速度,迎面吹来剧烈的风,他两颊的肌肉好像随风抖动而咧开了嘴,又或者,他就是在放声恣意的笑。他并不知道,这次任务还有一位合作对象……

       而现在,死侍和金刚狼已经在这里吃上鸡肉卷了。

“别这么生疏嘛,我的性感毛毛男”(♡ơ ₃ơ)

“换掉这操蛋的称呼,你这只鳄梨的脑子是不是进化的太快了?四倍的脑细胞增长率只作用在了你的语言中枢上吗?”Logan猛吸了雪茄的烟味,他打算用死侍的脑袋灭烟头。

“你还能指望一个涂了牛油果的鳄梨进化成什么?像你一样的性感毛绒人吗?”②

“操你的!你这只赖大鼓子还能进化成哺乳动物吗?!”(赖大鼓子即癞蛤蟆)

“赖大鼓子,也许我们需要这个狗屎安全词,赖大鼓子,哈哈真不错!”死侍兴奋的对着金刚狼做了一个色|情的抽插动作,而金刚狼的钢爪回应了他一根中指。

       死侍成了性感毛绒人家的赖大鼓子。

 

 第二章链接(戳)

PS:①:金刚狼1中的死侍由于话唠,在进行人体实验时嘴被缝上了。

②:鳄梨其实就是牛油果,牛油果其实就是鳄梨。

 

 

 

 

平行世界的贱贱和狼叔以前认识,贱贱的自愈因子就是来自狼叔的,后来狼叔快要战死,也是贱贱找自愈因子给狼叔,救活了他。天煞孤星命格的狼叔太可怜了,还是跟贱贱在一起吧,反正也克不死。

最近看的ABO让我想开车,看唐1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这对这么有爱呢?大概就是老秦黑化梗,小唐被老秦囚禁又逃跑了找坤泰帮忙,醒来的秦风发现舅舅不见了,去找,最终和好的故事。

BGM:Lola Coca-GQ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大概是个撩上司失败的故事吧2333333

妥妥的入了《追龙》的坑,沉迷雷探长颜值~

我好像还没剪过完整的孟虞,一直觉得小瘸子夹在虞大少和老妖中间好苦啊,明明烦啦才是最早见到虞美人的人。ps:音频部分没怎么处理好……

海军棋的友谊

       年轻时的蒙巴顿路过一幢被不见光的房子,里面有一位孕妇在生产,蒙巴顿一直称那里为“密室”。母亲知晓后与父亲决裂。成年后有人告诉他,只有怀孕的情妇会被关在不见光房子里。他没能继承父亲的姓氏,只好随母姓。每次学院放假的时候,同学们都会讨论他在哪个亲戚家生活。女王与他结合时短暂的温存,曾让他体验过一丝幸福。但注定了他们的孩子也要随母姓,没有人教他“女王的丈夫”应该做些什么。渐渐地,他通过冷漠、没有起伏的语气掩盖住了自己的善良。

       蒙巴顿亲王与托里斯蒙多教皇的结识源于一场令多数贵族沉迷的游戏。那时的托里斯蒙多刚刚看上泰尼毕茨尔这片贫瘠的土地,决定在这里安身立命。当年教皇身边还常常有一位年轻、富有信仰的追随者叫圣罗曼。他们大战了两天,直到黎明时分,才“杀”出个胜负。亲王冷嘲热讽惯了的嘴一时想不出很好的称赞,托里斯蒙多顺势的解围道是“主”将他引向了胜利。因为亲王恭敬虔诚的服务,托里斯蒙多在这里消耗了两天的时光。他们之间建立了亲切的关系,至少蒙巴顿是这么认为的。

       托里斯蒙多对教义的虔诚,蒙巴顿是笃信的,因为亲王时常听教皇在他耳边说,他情愿代替罪无可恕的塔芙苔丝魔王长出魔角受罪,如果他能拥有一对魔角的能力就不会发动可怕的世界大战了。每当这时蒙巴顿都会做一件失礼的事——不恭敬的称他为“埃莫”。

“敬爱的埃莫,你头上的永远都是代表圣徒的鱼嘴帽,绝不会长出这种邪恶的东西……而我将永远跟随你的脚步。 这里有一样圣物奉于您……”

       于是,托里斯蒙多戴上了象征权力的渔夫指环,真正开始了泰尼毕茨尔大陆的统治生活。


ps:教皇上位记,和教皇暧昧过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