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

团师,队狼

未尝见南柯一梦

12.纸房子和雨

下一世,虞啸卿变成了用树堡做的纸。他被搭成了一座漂亮的纸房子,每天笔直的立在那儿。而龙文章化成了雨。有一天晚上,雨来了。他穿过俨然屋舍,穿过树林阴翳,穿过街巷阡陌,只为与纸房子相会。用尽全身力气去亲吻他、滋润他。沉迷了,沦陷了,他们最终在“淅淅沥沥”声中坠入泥土,融合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来了,雨水渐渐消逝了自己。

纸房子面目全非……


13.血色沁雾,凛然一顾,不见江岸埋骨

假如沙盘推演是真的,那道反斜面的防线,让虞师暴露无遗,无一生还。硝烟弥漫,尸体横陈。尘土掩去了神的光泽,虞啸卿近乎直直的栽了下来,腰间那把中正剑极其显眼。赤色的眼刀瞪着苍天,耗尽了戎马一生中最后的锋芒。耳边不断炮响,终是让他清醒。抚上那把代表荣誉的中正剑,上面“成功成仁”四个字依然清晰。仗打成这样,怕是再也见不到那个对他涎笑的男人了。说不出来别的,“我今天,叫你一声兄长吧!”虞啸卿对着插在胸口上的中正短剑发怔。得名“军人魂”,又作“成仁剑”……


14.梦境里你的脸(虞啸卿篇)

虞啸卿时常梦到在禅达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记忆里的妖孽总是和他以这种巴掌“呼来呼去”的方式相处。那个狡黠的男人总能掌控自己的心情,自己还巴巴的往他设的坑里跳。夜深人静时刻,他又见到了那个“龌龊”的男人和他“龌龊”的嘴脸。情不自禁的一掌挥了过去,却扑了空。妖孽躲开了?不,是虞啸卿忘了,他现在身处大陆的那边。腾身起来,抽了根“让人上瘾”的烟。他在沉思,从何时起,这双手竟如此无力……


15.梦境里你的脸(龙文章篇)

龙文章从不奢求师座是温柔的,在梦中亦如是。现实与梦幻几近重合,因为他默默地把那人深深地镌刻在心里。他看见生气的师座等着要扇他巴掌,喊着“你、你过来!”这一切显得太真实,所以他躲到了一巴掌扇不到的距离。猛然睁开眼睛,梦醒了。他后悔了,以为时间会淡薄伤痕,原来,他不仅躲过了梦境中的虞啸卿,也躲过了现实中的虞啸卿。

“师座……”

原来死欢,其实生苦……


16.故人何不返?春华复应晚。

如果不是出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或许虞啸卿会随着心爱的人归隐在某个江南小镇上吧!我们说了太多如果,可世上本无如果。

“师座,都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偏偏虞美人在这个时候开。虞美人什么时候陪我看虞美人啊!”龙文章掂量着手中的柯尔特。

“……”回答他的是一片静寂。

招魂的龙文章招不回虞啸卿的魂……


17.黑化

沙盘上,龙文章对虞啸卿说:“特来歼灭你的虞师。”  

特来歼灭你,来歼灭你,歼灭你……

有时候击溃一个人,不只是一副还喘着气的驱壳。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