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

团师,队狼

丧心病狂如我(all虞)

  1. 鲜鱼 立宪视角

    张立宪看师座:

    他家师座除了傲娇、脾气大、出手狠、壮怀激烈、喜欢跟自己过不去以外都挺好的!

    张立宪看龙文章:

    我比他好!

    (画外音:师座要选我!)


  2. 孟虞

    唉,这对cp就不说了,前世今生注定的孽缘啊!

    但还是忍不住


  3. 孟虞

    班长你的手


    45大法好


  4. 鲤鱼 他的冷漠

    李冰平时不太爱说话,和张立宪他们也不太亲近。但当他最重要的师座,被龙文章和那个小瘸子绷断了弦,他加入了张立宪他们的“复仇”。一向话少的他表现出了不同一面。

    李冰恶意的掐住了孟烦了

    “死瘸子,上回我就该就地崩了你!”

    “伤员又怎么样,我怀疑是你自己打的黑枪,逃避战事!”

    ……

    李冰是冷漠的,没错。他把他的冷漠都用在了会威胁到虞啸卿的人身上。

    直到南天门之战亦如是,即便虞啸卿会恨他一辈子。


  5. 迷虞

    我迷恋虞。

    我/迷(龙)/恋/虞(啸卿)


  6. 迷虞 事后

    自从迷大爷霸气的一句:“你能不能嫁给我?”又没有被师座“叉下去”的情况下。

    成功抱得美人归,和虞大少住进了他在禅达的豪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


    为什么我要斜着发图呢?因为这样你们才能体会师座的腰是多么不直啊!

    (看来这张床还是不够大啊!)


  7. 辣鱼小天使

    “师座,看面相你是我们湖(福)南人喏!”

    些许落寞“我是永远回不了湖南的湖南人。”

    “做么子类?么伤心噻!大不了大家做了鬼一起回湖(福)南噻!”

    (不辣哥赛高!)


  8. 译虞 保持最好的一面

    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祭旗坡,终于迎来了咱们的虞大师座。整个川军团恐怕只有阿译长官全身上下收拾的最齐整。

    孟烦了看咱们可爱的阿译长官拨弄整理着发型。不禁发出嘲讽

    “干嘛呀这是,不奏是人虞大少来视察一下嘛!小太爷平常也瞧见您这么金贵呀!哟,这油头梳的苍蝇在上面都能滑个跟头!”

    “烦啦,你、你……”阿译说不过他。

    为什么呢?因为他心里的那个人也很爱干净。


  9. 狗虞

    电视剧拍摄期间,有位“演员”不太听话,段龙龙一直致力于和“狗肉”搞好关系,但“狗肉”却异常粘邢啸卿。

    它一直觉得彼此的蜜汁印象是唯一的。

    直到那个叫做“飙子”的金毛出现。


  10. 我虞

    写了这个,你们还会爱我吗?


  11. 什么?你们问我为什么没有余治?

    因为,


    下面是龙虞


    24.拒绝暴力——一个总是被扯的军纪扣的独白

    孟烦了总想从虞啸卿和龙文章那儿扒拉出点奸情来。奈何两人老是若即若离。

    小黑屋的会谈他被莫名其妙的牵连进来,夹在这两人中间的感觉很不好,在龙文章把他赶出去的一瞬间,终于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遗憾,什么也没挖到,光被辣眼睛了。

    “绝、绝对不行!”差点和张立宪撞了个满怀。

    孟烦了明白又开始作死循环了。不过,聪明如他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恍恍惚惚的、隐隐约约的暧昧气息。

    从“胯下”掏出枪,大声嚷“你说这是你最喜欢的啊!”

    虞师座走的迅疾,就好像、就好像刚做完了什么还没收拾好,一边走一边戴上自个儿的白手套。

    孟烦了看见一向衣冠楚楚的虞啸卿,他的风纪扣被扯开来了,但还未发觉。吵吵闹闹的离开了,但这回,他知道和平常不一样了。

    钻完汽油桶,就听见两人就腻在那儿唱双簧。说着要另找一拨人,于是孟烦了迅速得到一个结论。

    “我就知道,这两人。一旦接近,便会如胶似漆。他们俩都将触到对方别样的生活,从此便不可自拔。”

    (“噫~这都生活上了,你俩进度真快。还有,不可自‘拔’2333。”来自一个很污很污的风纪扣)


    25.老司机,别带我


    师座,别上老司机的当!


    师座嫌弃脸.jpg



    老流氓得意的笑:-D


    翻脸拒绝


    注孤生.jpg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