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

团师,队狼

【贱狼】赖大鼓子和他家的性感毛绒人(4)(完结)

*死侍X金刚狼

*前三章(1) (2) (3)   video

Logan独自走在北极的冰川上,没错,又是他。

Logan不记得上次来极地寻找凤凰之力是什么时候了,他对时间一向没有什么概念,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但重点是…重点是他那次很糗。

 

Logan认为这种愚蠢的技法不会再有人用第二次,就像现在,他灵敏的鼻子比眼睛更早发现了可口的东西——一罐瑞格冰酒(Emm,绝对低于零下8℃,保存的很好)。

似曾他妈的相识,“嗯哼,Hope总不会用一罐酒引诱我两次。”说着手伸向了罐子。

好吧,用这种方法引诱一个酒鬼兼烟棍确实不太地道。

 

“真不地道。”Logan背着一件大概一千五百磅重的北极熊外套,在冰川上徐行,他试图抖了抖身子,没能把“外套”甩下来,这就是一罐冰酒的代价。

 

他还来不及对这只北极熊说,hey,老兄,上一个趴在我身上的熊下场怎样……

“小狼狼!”死侍已经贴在Logan身上了。好吧,这次钓狼的不是Hope,而是从南极兜了一圈回来的死侍(恶灵战车就是快)。

 

“遇见你我才发现,他娘的生活真是妙极了。”Logan无奈的灌了口酒,他甚至不想把黏在身上的死侍撕开。

“你都不知道我这些天经历了什么,Logan。我就像跟萨满巫师喝了死藤水一样,脑子一团浆糊(另一个Wade:你的脑子本来就一团浆糊)。想想还是该感谢地狱领主,让我们在冰雪中抱紧彼此,等等,再一想,甭谢他了。我竟然一度以为自己是条水虎鱼,而不是毛毛男家的赖大鼓子!”

“听起来你确实像是受了某种不明的诅咒,听着Wade,我想跟你好好谈谈,你知道现在地球上有多少家伙想把你分尸吗?Wade!你有认真听吗?”Logan表现的尽量温和,连他的暴脾气貌似也离家出走了。

 

“天呐!你是斯库鲁人假扮的小狼人吗?!把我粗俗无礼的金刚狼还回来。”

死侍试探性的一只手抚上金刚狼的胸肌,另一只手拍向金刚狼毛发旺盛的下巴,不时发出令人误解的“啪啪”的声音,仿佛一个朋克歌手在用行动发骚,只要你叫床叫地足够响,连一言不发的生活都会变得响亮。

Logan对死侍愚蠢的做法翻了个白眼(这感觉就像当年在weapon X一样)

“你自找的。”

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金刚狼,Logan粗暴的削去了死侍的脑袋。

 

Oh,谈话愉快。

 

————————————分割线——————————————

 

Logan带上行李走出泽维尔学院的时候,

Hank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看来我们的狼教授又要离家出走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Hank.”

“为了赶上你的不告而别。”

 

————————————分割线——————————————

 

死侍现在想想还是很感动呢!金刚狼竟然愿意和自己一起逃命。

 

西部五号公路,Logan驾驶着恶灵战车。Wade横坐在车上,娇俏的搂过Logan的腰肢,然后腾出一只手从Kitty包里抽出一根为Logan准备的雪茄,然后一如既往跟Logan扯了10分钟的淡。(X教授不止一次威胁Logan把他脑成6岁的小姑娘,因为泽维尔学院禁止雪茄,所以每次Logan前往Wade的秘密基地都要做些不为人知的交易。)

“你还要废话到什么时候。”每当金刚狼自认为能承受死侍的嘴炮的时候,都会遭到新一轮的B-29式轰炸,逃都逃不掉。

“这可是好雪茄,要先通风懂不懂。”说着提起面罩,露出下半张赖大鼓子脸。

接着,

Wade帮Logan咬掉烟屁股,然后对着吹了口气,看看有没有点着,先小小的吸上一口,然后递到Logan嘴边(小狼狼嘴里有我的味道)。Logan叼了一会儿,夹在手上,继续单手飙车。

“从此,赖大鼓子和毛绒人过上了幸福放荡的生活……”(小声bb)

“什么?”Logan抽雪茄的手停滞住了。

“我说,我再也不用对着休·杰克曼的性感杂志自撸了……”

 

 

 

 


评论

热度(20)